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公司动态

厦门东炜庭电机工业有限公司苏州分公司

地址:苏州市长江路98号华夏五金城28幢17号

固话:0512-62693957
传真:0512—66038359
首页  >>新闻资讯  >>行业新闻

出口上涨五成 机电企业欲借“机”涨价

时间:2016.05.07    浏览871次
 今年以来,原材料、劳动力价格持续上涨,加息预期升温,企业担心外经贸政策重新调整,关于人民币升值的争论更是从未停歇。

而近日在中国出口“风向标”——107届广交会上,“涨价”成为此次会上机电行业最为引人关注的话题。

借行情欲涨价

来自中国机电商会的最新统计数字显示,本届广交会机电产品现场成交价格普遍上涨5%~10%,个别上涨达30%。

原材料价格上涨是企业反映的首要原因。

今年以来,国际大宗商品价格急剧上涨,包括铜、铁、铝、煤炭、矿石等多种重要原材料价格涨幅较大,带动企业生产成本上升。记者走访多家不同行业企业发现,建材、机械、五金工具、电子及家电等我国重要机电产品出口商均深受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困扰。

生产低压电器、建筑用配件的华立科技负责人表示,该企业今年一季度仅钢材一项,成本就上涨了30%。

据与会企业反映,虽然订单增多,但出口成本压力也在加大,原材料价格上涨远远超过10%,例如铜价就翻了一倍,每吨从去年的3万元一直上涨到目 前的6万元。此外,还有人民币升值的压力,人民币汇率每上浮1%,就会吸走企业1%的利润,因此在这届广交会上会根据不同客户上调产品的价格,但涨价有个 过程,不会一下上调到位。

该企业负责人表示,关于人民币升值预期,将通过合同来规避,明确提出升值到一定幅度就要涨价,因前几年经历过汇率波动,长期合作的战略客户基本都能接受这样的条款。

几乎所有受访企业均将人民币汇率的变动视作影响下半年出口的最重要因素。

机电商会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可以测算的是,人民币对美元每升值1个百分点,企业的纯利润就将被稀释1个百分点。“而今年出口对汇率变化将更为 敏感。”他说,虽然一季度订单理想,但是下半年的出口并非没有变数,“终端需求的复苏并不像当前订单增长那么迅速,如果这一轮补库存需求过后,终端需求恢 复仍然缓慢,后续的出口还会出现波动”。

目前,据海关总署统计的数据,今年一季度,我国机电产品出口1890.8亿美元,增长31.5%,高出同期我国总体出口增速2.8个百分点,占 同期我国出口总值的59.8%。其中电器及电子产品出口758.9亿美元,增长34.5%;机械设备出口647.1亿美元,增长28.8%。然而在出口大 涨背后,受访的众多企业也开始表示正在考虑波动的可能性。

另一个不利因素在于,由于原材料价格的大幅上涨,企业的生产成本已经大幅增加,出口报价上调的背景下,人民币汇率的变动对中国商品竞争力的影响也会更为明显。

转嫁压力

一叶知秋,广交会上的企业涨价仅仅是电气行业进入2010年以来的一个小缩影。 “简直没有道理可言,一张调价函寄过来,价格就提高了,我们还得老老实实接受。”国内某电站发电机制造企业的采购员直言。在采访过程中,几乎所有电工企业 对上游钢铁企业都一肚子怨言,铁矿石涨价成为一根导火索,新账勾起老账。

不过,这些下游企业的叫苦之声看起来并没有在钢铁企业产生反响,应付矿石涨价才是他们的燃眉之急。最近,进口铁矿石价格上涨钢铁股能否消化成本 上涨的疑虑让投资者的信心发生动摇,钢铁股集体下滑。投资者是敏感而直观的。目前,中国铁矿石的自给率在60%~70%之间,是世界上最大的铁矿石进口 国。业内人士透露,武钢的铁矿石大约三分之二来自进口,而宝钢几乎都是进口。进口铁矿石价格猛长71.5%,国内铁矿石跟涨是无疑的。从这个层面上,投资 者认为钢铁企业遭到了重击。

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秘书长戚向东有另一番解读,他认为国内钢材涨价“既有成本因素也有补偿因素”,因为国内钢材价格普遍比国际价格低30%左右。目前,国际综合价格指数为153.0,而国内为132.0。钢材价格上涨是要补上这个价格差。

“这次铁矿石涨价对附加值越少的钢材产品影响越大,比如螺纹钢等;而深加工环节多、技术附加值高的产品,比如取向硅钢片等,影响小得多。”华东钢 材市场研究员刘昌生表示,目前国内钢厂制造成本也不一样,大的钢厂采购批量大,和国外企业合作紧密,“就是涨价也相对便宜,何况国外许多大钢厂都有自己的 矿山。”

可是对于许许多多的中小钢厂,日子可就不那么好过了。有业内人士表示,从去年开始,国家对钢铁企业的投资宏观调控一直力度很大,今年宏观调控也 把钢铁行业作为重点。国家很可能利用这次铁矿石涨价加强宏观调控,将国有优势资本集中到资源垄断性领域中来。一些小企业的日子会越来越难过,很可能会倒下 去一批。

在这次涨价中,涨幅最大的钢材品种当属硅钢片了,硅钢片是电机、变压器的最主要原材料,占到成本的70%~80%之间。目前,硅钢片的供应主要 控制在武钢、宝钢、太钢、鞍钢手中。目前,几大钢厂都已经调高了价格。大钢厂轻松的一纸调价函,却压得电工设备制造企业透不过气来。

实际上,对这次铁矿石涨价的话语权掌控在实力雄厚的钢铁企业手中,他们选择了涨价。“我们早就把成本转移到下游企业身上了,国内市场有需求 嘛!”武钢集团证券部一名工作人员直言不讳。武钢在国内独家生产冷轧取向硅钢片和高牌号冷轧无取向硅钢片,冷轧硅钢片对武钢主营业务利润贡献一直在50% 以上,今年1~3月,武钢一直在提高自己产品的价格。据内部人士反映,4月份的调价通知已经出来了,平均价格上调了1000元左右。

“单多利少”困局

国内生产干式特种变压器的领头企业广东顺特集团副总经理、总工曾庆赣对记者表示,一台干式变压器的生产周期是3~4个月,如果是任务量不大的项 目,履行交货合同问题不大。但是对三峡这样的大项目,生产周期长,原来签订的合同在这种原材料价格爆长的情况下,肯定会大受影响。“哪怕不赚钱,白做也行 啊!硅钢片价格这么涨,真的想不出解决的办法,没办法。”曾庆赣苦笑。

某电力设备制造厂企管办负责人说得更明白:“国内钢厂大都有自己的个性产品,获得的是垄断利润,电机和变压器企业没有选择。进口铁矿石涨价这些钢厂跟着提价,实际上在向下游转移风险。在他们面前,我们设备制造企业就成了弱势群体。”

国内某大型发电设备集团的总经理感叹:“钢铁企业的利润太高了,就拿宝钢来讲,2009年毛利润竟达到29.34%。而发电设备制造企业的利润 最多也只有10%左右,一般只有百分之几。即使这样,企业的工人还得加班加点地干,这在很大程度上靠的是规模效益。今年恐怕连效益也会没有。现在,钢厂的 产品几乎是供不应求,前几天,我还到宝钢去求人家卖钢材给我们。”他的口气很有些无奈,“如今,我们发电设备的出口价格已经和日本产品差不多了,当初的出 口价格优势已经慢慢失去了。”

对于电力设备制造业来讲,这两年刚过上些舒心的日子,国内电力的紧张成就了一批制造企业,今年国家新开工电力项目6500万千瓦,再加上国家电 网公司打造特高压和智能电网的利好信息,让众多企业对今年的好年景充满了憧憬,然而,来自源头的原材料涨价一下子让企业陷入了苦闷。

这种苦闷将本以恢复元气的股市跌得一塌糊涂。天威保变 、许继电气、平高电气一路走低。而中小企业板上的思源电气 也没能逃脱,按他们的说法,如果原材料继续保持现在的高位,而公司产品仍维持2009年销售价格,公司产品毛利率预计要下降12~18个百分点。

“危”“机”同行

电力装备制造业所生产的产品任务量大,生产周期长,决定了难以避开原材料涨价风险的袭击。
实际上,原材料价格一直是困扰电力设备制造业 的瓶颈。2009年,硅钢片等原材料“打着滚”地上升已经狠狠挤压了利润空间,这次原材料涨价只不过是雪上加霜罢了。为了减轻成本压力,中国电器工业协 会、变压器分会也都曾倡议制造企业与业主协商能相应地给予照顾。最后的效果如何呢?某大型电力设备制造企业给业主发出50多份协商函,无一应者,只落得一 声叹息。“你求得人家的谅解、支持,人家就是不谅解不支持,怎么办,赔本也得干啊。”某设备制造企业的相关人士表示。

上游原材料行情一路涨高,电力企业不肯谅解、支持,电力设备制造业夹在了中间,在煎熬中度日。为了生存,一段时间以来,许多中小企业想出了对付 原材料涨价的“捷径”,以低牌号代高牌号。以热轧代冷轧的做法几乎成了一种公开的秘密。显然,产品质量隐患将成为作为业主的电力企业面临的一种潜在风险。

戚向东透露,他将代表中国钢铁工业协会通过媒体对这次铁矿石涨价进行解释,以平息业内恐慌情绪。“我们也会考虑下游的承受力,让各个环节都承担一些成本,绝不会让这次铁矿石涨价造成太大影响。”他坚定地说。

但是,对于电气企业而言,根本的问题并不在于这次铁矿石涨价本身,这种“蝴蝶效应”将把电力设备企业逼上两条路。像钢铁行业一样,电力设备制造 行业已经进入一个相当关键的资源整合期,原来的低附加值、低技术含量以价格取胜的路子已走到尽头,走这条绝路的企业迟早会被淘汰出局;利用市场这只无形的 手,开发新技术、新产品,走出一条自主创新的路子,成为一批有竞争力的企业的新生之路,或许这次铁矿石涨价真得会成为行业两个走向的分野也未可知。